【环时深度】中越经贸这样一步步火热起来

发布时间:2024-02-27 11:47:15 来源: sp20240227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黄东日 环球时报记者 赵觉珵 李艾鑫】编者的话:今年是中越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15周年,两国高层互动往来频繁,在经贸等各领域的交流也日益增多。11月底,共商两国经贸关系高质量发展的中越经贸合作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在河内举行时,越南通讯社相关报道称,“越中贸易合作空间巨大,是两国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一个亮点”。越南媒体还盘点说,中国多年以来一直是越南最大贸易伙伴和第二大出口市场,越南是中国在东盟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全球第四大贸易伙伴国。近日,多位中越专家结合自己的调研和观察,向《环球时报》讲述了中越两国在经贸领域呈现的全面合作,并展望了未来的发展趋势。

“我家上半年出口到中国的榴莲就有3000多吨”

越南驻中国大使馆前公使裴仲云在接受《环球时报》特约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越南与中国的经济贸易合作已从最初的简单贸易发展到产业链供应链密切关联的较高合作水平,这主要得益于两国高层的政治引领和战略把控,得益于两国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持续稳定健康发展。两国经济有较大互补性,深化经贸合作完全符合两国根本利益。

数据最有说服力。在中越双方签订《经济合作协定》的1992年,两国贸易额只有1.79亿美元。2000年,两国贸易额突破20亿美元,接着2012年规模达到500亿美元,2017年突破1000亿美元,2021年和2022年则连续两年突破2000亿美元。今年前10个月,双边贸易额已达到1851亿美元。

中越贸易持续增长,离不开交通运输便捷快速的带动。据媒体报道,截至11月底,广西开出的中越班列共1073列,累计运送进出口货物59.45万吨。6年来,中越班列已成为两国经贸往来的“直通车”。

贸易增长更离不开口岸基础设施的完备。近年来,双方中央和地方政府高度重视口岸升级改造,提高通关效率。国际口岸均有高速公路相连,中方的高铁已修至边境地区,且很快就开行至口岸城市,等待与越方对接。近期双方还以友谊关口岸为试点共同开启“智慧口岸”建设,争取尽早实现口岸通关24小时不打烊。

边境贸易也越来越受到中越双方的重视。举例来说,广西防城港市下辖的县级市东兴是中国与越南唯一海陆相连的口岸城市,芒街是越南北部最大、最开放、最具潜力的经济特区。11月底,防城港与芒街市集中举办了2023年第十五届越中国际商贸·旅游博览会、越南与中国农林水产品进出口贸易对接论坛、芒街(越南)和东兴(中国)国际口岸边境旅游促进论坛等双边贸易旅游投资促进活动,引来媒体广泛关注。

《环球时报》记者采访过多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进博会),来自越南的知名品牌“中原咖啡”是经常都能看到的参展商之一。“中原咖啡”除对华出口咖啡产品外,还在中国开设了线下门店。

此外,来自越南的榴莲也是近几届进博会上吸引关注的越南农产品。据越方统计,今年前10个月,越南对中国的蔬果出口额达31.8亿美元,同比增长165%,占全国果蔬出口总额的65%。这其中,越南榴莲是中国消费者最喜爱的热带水果之一。越南榴莲去年7月获准进入中国市场后,直接推动蔬果对华出口暴增。越南谅山省一位做水果生意的女士说:“我家上半年出口到中国的榴莲就有3000多吨,已经赚了不少钱。”

在不久前结束的第六届进博会上,越南作为主宾国之一亮相,参展企业多达34家。《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越南展区以“越南—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之窗”为主题,展示有手工艺品、香米、咖啡、米粉等产品,并布置有介绍越南旅游资源的展台。越南政府新闻网称,参加进博会不仅有助于提升越南在经济、投资、旅游等领域的国家形象,还有利于向中国和世界各国宣传越南企业的品牌,从而吸引外资,为越南企业拓展市场创造条件。

“产业链供应链合作,越南具有独特地位”

中越经贸合作的亮点不仅体现在贸易上,还体现在投资和产业合作的加速推进中。《环球时报》特约记者上半年深入越南河内、北宁、北江、福寿、海阳、海防等地的工业区调研时发现,对比5年前,中资企业在各工业园区比重明显增大了,中资企业的招牌格外醒目。几乎所有受访的中资企业代表都表示,他们选择投资越南是对的,他们看好越南的发展前景。一家在越南做投资咨询业务的中企负责人表示:“我们公司主要在越南从事投资咨询业务,今年1至9月,公司已为23家拟到越南投资的中国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涉及化工、轮胎、制药、食品等行业,其中已有7家企业顺利获得越南投资许可证书。”

越南驻南宁总领事馆商务领事阮友军告诉《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投资和贸易是越南经济增长的两个驱动轮子,大力吸收外资是越南政府一项长期的政策,越南现在和今后都非常欢迎中国企业到越南投资,“事实证明,投资越南一定会获得最佳的双赢”。

2018年以来,中国企业对越南投资明显加快。据越南计划投资部统计,今年前8个月,中国累计对越南投资约3949个项目,协议金额近258亿美元,在所有对越南投资的国家和地区中列第六位。9月份,中资企业对越投资协议金额达29.2亿美元,排名第二位。各类中企对越南投资解决了当地数十万人就业,完善了当地产业配套,带动了当地出口增长。如中国在越南纺织业投资规模逐年增多,多家国内大型现代纺织企业已在当地形成相对完整的产业链。

其实,中越经贸合作已经进入构建国际产业链供应链的新阶段。2022年两国贸易额约2350亿美元,其中越南自中国进口约1400亿美元,主要为工业原材料、零部件和机械设备等中间产品。越南自中国进口相关中间产品,经加工装配后再对外出口。

不少专家认为,中越两国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依靠市场力量构建起强大、稳定且具有韧性的国际产业链供应链,恰是共建“一带一路”取得巨大成功最生动的体现,不仅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而且还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复旦大学中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研究中心主任赵卫华上个月与团队前往越南调研考察期间,与越南社会科学翰林院等研究机构的学者和在越中国企业家进行了深入交流。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中越两国在经贸合作领域的重点已经在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2022年访华期间共同发表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深化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中体现,包括共建“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电子商务、农产品等。赵卫华表示,越南经济十分依赖对外贸易。在中、美、欧这3个越南主要贸易伙伴中,越南与中国和欧洲的贸易都可以通过陆路进行,因此对铁路比较感兴趣,而这也是中国的优势所在。

在越南问题专家、海南热带海洋学院东盟研究院院长古小松看来,在中国同各国的产业链供应链合作中,越南具有独特地位。当前,在服装、电子产品等领域,中国有大量原材料、元器件出口到越南进行加工,成品再出口至美国、欧洲等地。这样的链条对越南的经济发展、就业、政府财政等都十分重要,也为中国企业的出口提供了窗口。

古小松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越南商界人士也认识到,与中国在产业链供应链上的这种密切合作可能会受到美国和欧洲的压力,但这种合作蕴含着巨大商业利益。如果与中国“断链”,仅凭越南自身的产业基础和制造能力是难以持续的。因此,越南企业往往会采取措施,规避来自西方的不利影响。他还表示,中越双方的学者曾有过探讨,如在两国边境地区推行“两国一企”,即同一家企业在边境地区两边都有工厂,来自中国的上游材料可以快速运往越南境内进行加工,提高合作效率。

“扩大经贸合作只会互利共赢,何乐而不为?”

在中越经贸合作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上,中方表示将继续采取积极措施促进中越贸易畅通,支持双方加强铁路、5G等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加快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领域投资合作,拓展农业、边境贸易、供应链、工业园区以及地方合作,愿同包括越方在内的各方一道,高质量实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加快推进中国—东盟自贸区3.0版建设。

2021年初,越南政府总理批准发布了《到2030年第四次工业革命国家战略》。战略的目标是充分利用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机遇,从根本上掌握并在社会和经济各个方面广泛应用新技术;逐步开发新技术,以支持更新越南的增长模式,与战略突破和国家现代化相结合,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加速数字经济的发展。

赵卫华在越南调研的感受是,在推动“第四次工业革命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下,越南希望来投资的中国企业是高科技企业、大型企业,并且能够带来先进的管理经验。越方还希望前来投资的中企能够提高本地采购、本地雇用的比例。赵卫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越南目前的用工成本仍相对较低,但越南希望逐步淘汰劳动密集型的、低科技含量的、污染较大的传统产业,如纺织业。

赵卫华说,越南对RCEP有着积极评价,其带来的关税减免让越南等国家受益,有利于促进其对中国的出口。越南十分重视农产品的对华出口,中国是越南农产品最大的出口市场。越南也认识到,中国的需求正在变化,普通农产品已经无法满足需求,而是要出口高质量农产品。因此,尽管越南更加欢迎大型企业投资,而在农产品领域对各类中企普遍欢迎,希望它们帮助越南进行稻米、热带水果、水产品等领域的食品加工,并向中国出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日前也在越南进行了调研考察,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未来中越经贸合作方面的一大方向是数字经济领域。另一个是绿色经济领域,越南对太阳能的需求非常大,需要推动光伏产业快速发展,因此中越在太阳能方面的合作空间比较大。”许利平说,越南在向新能源转型方面还面临缺少技术人才等挑战,而中国近年来在新能源领域的发展迅速,双方的互补性很强。

许利平表示:“中国把越南视为中国周边外交的优先方向。越南把发展对华关系视为战略选择和头等优先。双方把对彼此的外交定位放在非常重要的地位。尽管越南和美国、日本的双边关系都提升到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但是别忘了今年是中越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15周年,我们的关系不仅时间更久,还多了‘合作’二字。”他认为中越双方还需要共同挖掘经贸合作潜力,推动双方产业链供应链深度合作。

一些越南分析人士认为,中越政治互信的不断增强与巩固,托起了经贸合作的大盘。阮友军告诉《环球时报》特约记者:“我相信越南和中国明年的经济形势肯定比今年更好,两国的经贸合作必定能再呈现新的起色。”

曾任越南驻中国大使馆商务参赞的经济政策研究专家潘玉宝虽已退休多年,但仍时常关注中越经贸合作情况,他告诉《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双方合作的深度和广度还可以更拓展。潘玉宝坦言:“越南很需要购买中国的工业设备及其产品,因为这是性价比最优的选择。同时,中国也需要进口越南的农业产品和资源性产品。更重要的是,两国相邻相依,运输便捷,扩大经贸合作只会互利共赢,何乐而不为?”

(责编:牛镛、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