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精细化 服务更到位(干部状态新观察·大兴调查研究之风)

发布时间:2023-12-06 04:58:11 来源: sp20231206

  编者按:湖南省益阳市围绕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难点问题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短板弱项问题,重点明确10个方面课题,由各部门领题开展蹲点调研。

  针对辖区内农贸市场存在的共性问题,益阳市委宣传部牵头的调研组摸准情况、“解剖麻雀”,找准症结,推动综合施策,探索农贸市场规范化管理的长效机制。

  

  早上7点,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桥南农贸市场很热闹,室内摊位有序,室外路面整洁。

  “但在几个月前,市场里还挤满了游商摊位,存在安全、卫生隐患。”益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洁云边走边说。

  农贸市场的规范管理既是城市建设管理的重要内容,也是文明创建的重点难点。桥南农贸市场位于益阳中心城区,人流量大,问题也集中。陈洁云与相关部门干部成立调研组开展蹲点调研,探寻农贸市场的规范管理之策。

  发放问卷、实地探访,摸清市场内摊位无序外溢的症结

  资水穿城而过,一桥纵跨南北。桥南农贸市场挨着大桥,地处赫山区金银山街道,服务范围辐射周边近2000户居民。

  “市场热闹,问题却不少。”调研组开展问卷调查发现,卫生环境差、管理秩序乱、基础设施旧……不少农贸市场的通病,这里都有。

  7月中旬的一天,调研组第一次走进市场。“市场外人流如织,市场里却门可罗雀。”陈洁云手机里存有当时的一段视频:周边巷道都被游商摊位挤满,外溢的摊位甚至摆到了南边的城市主干道上,而市场内的摊位却少有人问津。

  “桥南农贸市场东侧和南侧巷道、桃花仑路等区域的游商摊位,高峰时段有近200个。”赫山区金银山街道粟公港社区党总支书记符浩强说,摊位占了车道,车就只能插空停放,既影响通行,也堵塞消防通道;摊贩离开时留下的垃圾不能及时清扫,环境卫生自然好不了……“问题慢慢积累,想彻底解决并不容易。”符浩强说,“我们不是没有整治,但总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手一松又恢复了原样。”

  症结在哪里?

  第一次走访后,调研组决定早上6点半到市场,各自分片,围绕“从哪里过来摆摊”“为啥不进市场”等问题,跟商贩、管理者聊,并多次组织调研会。调研组成员梁平说:“我连续买了一周的菜,这些问题从街头问到街尾。”

  “沉浸式”调研一段时间后,问题逐渐清晰——

  游商多是城郊菜农,他们的菜新鲜,卖得好,原本也在市场内摆摊,可摊位多了之后逐渐外溢,顾客也渐渐跟着出了市场。眼瞅外面生意好,市场里的商贩不得不也跟着搬到市场外摆摊,便成了习惯。

  市场设施有短板。桥南农贸市场建于上世纪90年代,多年来有过数次改造升级,但一些基础设施老化的问题依然存在。近年来,市场内部摊位出租率仅为30%,设施维护也变得有心无力。调研组多方走访发现,室内昏暗、通风状况不好等问题的反映最集中。

  摊位外溢的背后还有管理问题。在市场管理主体上,内部摊位由市商务部门负责,外围门店则由私营企业管理、招租。为招揽生意,一些外围门店店主主动引导游商摆摊,有的还收起摊位费。

  综合施策,让游商回归市场,并合理规划市场外停车空间

  能否把游商引回市场?

  执法有难度。游商占道摆摊,主次干道都有。主干道由市城管负责,背街小巷道则由区城管负责,以往的整治,执法力量协同不够。“跟菜农聊天发现,他们并非不愿进市场,而是担心自己进了,别人还在外头,怕吃亏;市场内的商贩也希望游商进来,因为他们能把客流带进来。”梁平说。

  调研组统筹协调,赫山区金银山街道牵头,13家单位同向发力,场内场外一体,条块融合推进。可集中执法第一天,赫山区金银山街道城管执法中队队长曾壮志还是有些犯难:“到的时间不算晚,但市场却已是高峰期,游商早已占满位子、铺开摊子,劝导难度实在不小。”

  事情得按规律办。市、区两级城管和市场监管部门“两班倒”,早上6点到下午6点,流动巡查不间断,消除管理服务时间“盲区”。

  市场外管得住,市场里也得装修好。加装电灯电扇,平整地面,粉刷墙面……根据商贩需求,一样一样改。整治后,游商重回市场,也让原有市场内的摊位略显紧张。“市场内部固定摊位出租率本不高,空置摊位多,可游商就是习惯在地上摆摊。”桥南农贸市场管理所所长李志凌与调研组一合计,还得优化市场布局,“拆掉一些空置的固定摊位,给游商足够空间。”

  解决了“马路市场”,停车规划便有了腾挪空间。益阳市在桥南农贸市场旁腾挪出一片停车场,车位增加到160个。同时,市场周边道路分时段调整为单行线,为农用车辆和摩托车留出停车空间……困扰多年的行车停车压力,也大大缓解。

  举一反三,街道牵头、各部门配合,覆盖监管空白、形成管理合力

  上午10点,桥南农贸市场内,熊元满摊位的菜卖得所剩无几。这位来自赫山区黄泥湖乡黄泥湖村的菜农,过去两年也挤在“马路市场”里,凌晨3点多就得出门,只为在市场外占块好地方。

  “进了农贸市场,摊位足够用,出门不用赶那么早。只要大家都规规矩矩在市场里卖菜,我们也不想在外面风吹日晒!”熊元满说。

  游商进市场,场内的商贩怎么看?

  欧阳霞到桥南农贸市场已有8年,专卖豆制品,见证过市场人气的起伏。以前客人都在外面转,她也跟着去外面摆摊。游商进市场,带旺了场内人气,也带来了更多生意。掏出手机,欧阳霞看起了收款记录:“今天手机进账400多块,还收了100多块现金。生意好,谁还愿意跑外面去摆摊?”

  “调研组到来之初,商贩观望、质疑的不少。如今看到动真格、见实效,大家更配合了。”金银山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小军感慨,“啃下这块‘硬骨头’,不容易!”

  集中整治之后如何形成常态长效机制,陈洁云和同事们一直在思考。“比如租金,对自产自销的菜农,目前市场内免租金;对专业菜贩子,则要收取一定摊位费。怎么区分主体,收费多少合理,都还得多听听商贩的意见。”陈洁云说。

  农贸市场管理,涉及多个部门,多头管理、职能交叉,管理容易缺位、越位,留下监管“空白地带”。此次整治,调研组力主由街道牵头,“基层吹哨、部门报到”,破解“九龙治水”难题。“以前,部门各做各的,精力投入也不少,但总感觉‘按下葫芦浮起瓢’。”曾壮志说。“街道牵头虽有压力,但从工作开展和实际成效来看,有利于覆盖监管空白,形成管理合力,是解决基层治理类似难题的有效思路。”李小军说。

  从解决“一个问题”到解决“一类问题”,要干的事还有不少。眼下,陈洁云和同事们又开始着手编写“益阳农贸市场创建指南”。“根据全国文明城市创建的农贸市场的测评标准和要求,结合我市各农贸市场的具体实际,把测评标准转化为操作指南和落地见效的具体举措,按照‘一场一策’的原则,分层次、分类别规范农贸市场秩序,让居民买菜更方便,让菜农卖菜更舒心。”陈洁云说。

  《 人民日报 》( 2023年11月14日 10 版)

(责编:杨光宇、胡永秋)